ICYLUNA

【白井黑子生贺黑琴48h】旧时裳

活动主页

上一棒: @灵动 

————

有时候,我总在想。

如果那一秒,与你在人海中擦肩而过。

如果那一刻,未曾看到你眼角的温柔。

如果那一天,没有任性地成为你室友。

如果不是那些年,一次又一次地,被你给予的光芒所温暖。

我们还能否像如今这般,约定下永远。

白井黑子摩挲着手中泛黄的信纸,从回忆中缓缓抽离。她转头望向房间另一角的女孩,后者正往行李箱中罗列着各类衣物。似是注意到黑子的视线,御坂美琴停下手上的动作,给了她一弯浅浅的笑意。

黑子的脸颊有些发烫:“以前的我居然会写这种东西啊……”。

收起初中时代的青春伤感文学,女孩继续整理起衣柜中的物品。已是接近傍晚的时间,夕阳在天边低垂,昏黄与暗红的光线糅杂着,铺满了整个房间。

“啊,黑子你看!”某一刻,略带惊喜的声音在身侧响起。

“怎么啦?”白井黑子走到女孩身后,轻轻伏在她的肩膀上。

早已习惯了她的亲昵。美琴将一套折叠整齐的制服摆在她眼前。

“常盘台的夏装……”黑子的眸中泛起点点异彩。

“嗯,好怀念呢。”美琴将白衬衫展开,提在半空中。“上一次穿它,大概还是高中的时候,偷偷溜进去吃餐厅的点心。”

“噗……学校早就统一用手机NFC付款了,我们还傻傻地拿出IC卡,结果被当场识破。”黑子敲了敲女孩的后背。“多亏我及时带你跑路了。”

美琴鄙视地哼了口气:“还不是你吵着要吃西米露,说店里卖的味道都不对。”

“确实……不对。”黑子伸手揽住心上人的腰际。“因为我一直记得,初中时有次发烧胃口不好,你给我带了西米露。真的特别甜,特别好吃。”

美琴愣了愣,声音软下几分。“原来如此。怪不得……”

“啊不好意思,是我瞎编的。”黑子在说出死亡宣告的瞬间,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窗边,躲过了某人的家暴。

欣赏着美琴气鼓鼓的脸蛋,黑子慵懒地靠在窗台上,余晖穿过她的身体,在地板上拉出长长的影子。“可以,穿给我看看吗?”

“诶?”美琴有些意外,抬头与女孩对视着。大抵是从她好看的眸子里读出了一份认真与渴求,美琴抿了抿唇,小声道:“那你先转过去。”

……

身后的窸窣声撩拨着黑子的心弦,她暗自嘀咕着:“都这么多年了,还害羞个什么……”语罢,便回首看向了女孩的位置。

那一刻,映入黑子眼帘的风情,终此一生难以忘怀。

熟悉的米黄色背心与白衬衫包裹着女孩的上身,原本宽松的款式对如今的美琴来说过分贴身,浮现起玲珑的曲线。依旧笔挺的灰色百褶裙下是一双洁白无瑕的素足,晶莹得不可方物。女孩微微低着头,揉搓着自己的茶发。

 “不……不要一直盯着看啊,笨蛋。”如同被猎人的视线所捕获,美琴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黑子无言地向她走去,抓住女孩的双手,用力将她扑倒在床上。黑子趴在美琴的身前,便不再动作。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唯有天边的云彩在霞光下觥筹交错。

“……现在不行哦,待会初春和佐天还要请我们吃饭。”美琴揉着女孩的脑袋,将几缕不听话的酒红色长发理齐抚顺。

黑子摇了摇头,伸手抹了抹微红的眼角。美琴有些无措,将她扶起身来,轻轻揽入怀中。“怎么啦?和我……和姐姐大人说说看。”

怎料黑子刚刚止住的泪水此刻却如决堤般汹涌起来。

“我任性、又爱撒娇,还一直给你添麻烦。”女孩颇有点歇斯底里的味道,吐露着心声。“总是这样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你的温柔,我怕有一天,你就不要我了……”

“黑子,你知道吗——要说的话,绝对是我更喜欢你哦。”白井黑子张了张嘴,神情多少有些诧异。

美琴用指节擦去她的泪滴,凑到她耳边轻声道:“你那种追法,就算是块石头,也早该软成泥了。”

黑子的双颊泛起红晕,小声嘟囔着:“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嘛……”。

“还记得吗,初三有段时间我躲了你一个月。” 

“当然啊,我好害怕的!还以为被讨厌了。”回忆起往事,黑子撅了撅嘴唇。

“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,御坂美琴、喜欢白井黑子。”美琴的嘴角止不住勾起笑意。“后来,我们就在一起了。”

黑子掰了掰手指头:“……八年了。” 

“嗯,八年了。初中、高中、大学的室友。”美琴点了点女孩光洁的额头。“兼恋人。”

“呜……人家,就是有点不安嘛。”黑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。

此时,一阵香风兀自袭来,某些温软的事物与她的双唇紧紧相依。

从被动到主动,从浅尝辄止到寻根究底,理性仿佛成了最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.
.
.
.
.
.

“这样的证明,足够吗?”

————

下一棒: @Teru